趣彩彩票_趣彩彩票网_趣彩彩票官网

叶和煦低着头绘制漫画上稳居第四名而第三名就

输的人一败涂地,一无所有;而赢得人,除了享受胜利,还将拥有更高的人气。而这个人气,对于想要冲击新人奖的《y’s》至关重要,甚至有可能摆脱云海这个市场,从而进入国内读者的视野中。
 
    沈老师该不会真的想借助这件事,增大《y’s》的曝光率,使之进入国内读者的视野吧?
 
    如果是这样,他想的是不是太远了?先不说他能不能稳赢,他怎么就能确定陈子蛟能接下这个挑战?
 
    等等……《摇摇欲坠》也需要这件事带来的热度,从而摆脱目前的颓势。陈子蛟该不会答应下来吧?
 
    颜菲合上笔记本,换上衣服,稍微画了一点儿淡妆,便提着皮包,出了房门,搭乘出租车,来到杂志社。
 
    社长的办公室和编辑部并不在同一层,而是和财务部在一起。
 
    老社长宋泰年级比较大,身体也不太好,患有心脏病,平时只负责编辑部和销售部,其他杂事都交给了他的儿子处理。
 
    宋泰对这件事的态度,将在一定程度上,决定整件事的走向。
 
    来到社长办公室的门口,颜菲免不了有些紧张,在稍微调整呼吸之后,她敲响了社长办公室的门。
 
    “请进。”
 
    一个略带沧桑的声音从办公室内传出。
 
    颜菲推开房门,在办公室内,一名老人端坐在办公桌后,正精神烁烁地看着她。
 
    房间内,除了老人之外,还有总编和一个梳着背头的年轻人,此刻也把目光对准了颜菲。
 
    “进来吧。”总编对着颜菲挥了一下手。
 
    颜菲深吸一口气,走进了办公室。
 
 第 70章 优势与劣势
 
    “颜菲,你的作者惹下了一个不小的麻烦。”
 
    那名青年照着镜子,轻触抹油发油的头发,脸上带着职业笑容。
 
    宋任,宋泰的独生子。从去年前起,宋泰的身体每况愈下,才让宋任接触到杂志社的一部分事务。
 
    “抱歉,最近这两天事情有些多,可能有一些照顾不到的地方,这是我的失责。”颜菲微微鞠躬。
 
    “我觉得,这件事也不能怪沈昕,毕竟陈子蛟做的确实太过分了。”总编轻咳一声,为自己的部下辩解。
 
    果然已经调查出来了,但为什么没告诉她?
 
    颜菲眉头微蹙。
 
    “两名助手跳槽而已,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要不影响沈老师创作不就行了。”宋任摊开双手说道。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不影响?”颜菲的心中突然升起一团怒火,“沈老师是我们杂志社的漫画家,你这样说,难道不让人感到寒心吗?”
 
    “你知道他发这条微博意味着什么吗?我们两家杂志社都要被卷进去。”宋任的眼睛瞪得滚圆。
 
    “所以呢……我们的作者受到委屈,我们只要像乌龟一样默不作声,然后任由漫画家最后离开吗?”颜菲硬着头皮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才乌龟呢!”宋任指着颜菲,气急败坏,“夏虫不可语冰。”
 
    颜菲却仰起头,直盯着宋任,既然已经和宋任杠上,就算她服软,对方也不一定会原谅她。
 
    再者,如果这是沈昕所期望的,她作为责任编辑,也要站在沈昕一方。
 
    “好了,你们都别吵了。”宋泰挥了一下手,打断了颜菲和宋任的对话,“这件事已经出来,我们现在要想怎么解决这件事。”
 
    “让沈老师删微博呗。”宋任冷笑一声。
 
    “不能这么做,如果让他删微博,就相当于逼他离开。”宋泰摇了一下手指,“无论对杂志社,还是对沈老师,都是一个双输的结果。”
 
    “那怎么办?惯着他?”宋任反问道。
 
    “等,看《drear》杂志和陈子蛟的态度。他们要战,我们便战……但是,我们不能输,也输不起。”宋泰说道。
 
    “希望陈子蛟脑子好使一些,千万别做出想不开的事情。”宋任无奈道。
 
    “那就是他个人的意愿了,其他人也强迫不了他。”宋泰闭上眼睛,稍作沉思又抬起头,看向颜菲,“我让你过来,是来告诉你,不要刺激沈老师。这件事,就按他的意思来办。但我希望能你多照顾一下他。毕竟,他还只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。”
 
    颜菲微微颔首,又看了一眼总编,察觉到总编示意她离开,便在微微鞠躬后,退出了办公室。
 
    沈昕已经打出了牌,就看陈子蛟怎么接招了。
 
    保守的做法,是对这条微博置之不理,稍微激进一些,便是接下这场对决。
 
    他会怎么选择呢?
 
    颜菲也想知道答案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陈子蛟气愤地合上笔记本,想了两三分钟,又把笔记本打开,将微博看了一遍。
 
    “开战——神t的开战!不就挖你两个人吗?用得着这样?”
 
    陈子蛟双手揉了揉脸上僵硬的肌肉,心中气愤。
 
    如果只是这一条微博,陈子蛟可以选择接或者不接,但苏瀚那个天杀的竟然也转发了微博,关注的人随之增加了,现在如果拒绝,岂不是说明自己怕了沈昕?
 
   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 
    那么,假如他直接接下这个挑战,王闻弘会不会生气?
 
    毕竟,他刚刚连挖两名助手,让王闻弘对他有些微词,只是因为王闻弘是《摇摇欲坠》的责任编辑,才硬着头皮,做了这两件事。
 
    那面对沈昕的挑战,到底是接,还是不接呢?
 
    好难抉择。
 
    陈子蛟犹豫不决,甚至想找王闻弘商讨一番,但王闻弘在这个时候,却来到了他的工作室。
 
    和正在工作的阮颖等人打了招呼之后,王闻弘推门进来。
 
    陈子蛟看到王闻弘,大喜过望,立刻说道:“王哥,今天凌晨,沈昕那小子发了一条微博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知道,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。”王闻弘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自己倒了一杯水,一口喝了下去。
 
    “啊?”陈子蛟一脸迷茫。
 
    “机会。”王闻弘等气息喘匀之后,说出自己的观点。
 
    “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尽管王闻弘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,但陈子蛟还是想了解王闻弘的想法。
 
    “《摇摇欲坠》重新复活的机会。沈昕的微博已经引起了一定的关注。获胜所带来的人气,可以把读者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《摇摇欲坠》上,让其走出目前的困境,甚至有机会让你和三大刊的新人掰掰手腕。接下这个挑战,对我们有两个好处,和一个劣势。其中利弊,要靠你自己斟酌。”
 
    “说。”
 
    陈子蛟知道自己有时候容易上头,所以分析局势、想点子这些事,最好交给王闻弘。
 
    “第一个好处,在于《摇摇欲坠》本身。因为故事的大框架是苏瀚所写,但我们现在却对整个故事进行了改写,因此故事的走向,谁也无法确定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不确定性便会更大。甚至,可能与《y’s》越拉越远。但如果我们能在人气没大规模流失之前,解决掉《y’s》,我们可以有足够的时间,重新设计na,拉回读者。”
 
    陈子蛟点头,他现在确实感到了吃力,读者也正在对《摇摇欲坠》失去兴趣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会抛弃这部漫画。
 
    “第二个好处是,《摇摇欲坠》比《y’s》早发行了四话,现在已经在设计下一本单行本的封面。沈昕提出的胜负条件是2月1日凌晨单行本的销量,到那时《摇摇欲坠》第二册已经发售半个多月,而《y’s》的第二册能否发售,还未可知。现在《y’s》的销量只是稍微领先,但如果我们再加上《摇摇欲坠》第二册的销量,胜负就不好说了吧?”
 
    陈子蛟打了一个响指,“没错!从这些角度看,我确实占有优势。那我的劣势是什么呢?”
 
    “你别忘了,新年第一期,将会有一本新连载刊出。由于《摇摇欲坠》连续疲软,杂志社准备把那一本漫画当作新招牌,到时候,《摇摇欲坠》的关注点自然走低。而沈昕却没有这一点顾虑,可以放手一搏。”王闻弘叹了口气。
 
    “等等,你说的新连载该不会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宫岩老师的新漫画《国足教练》。”王闻弘说道。
 
    “也就是说,我的优势来自于外部,而劣势却是杂志社内部造成的?宫岩那个老混蛋……”陈子蛟眼睛充血,转身看向王闻弘,“王哥,你不会抛弃我的,对吧?”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,我可是你的责任编辑,肯定会和你共进退。不过,我也提醒你,这是《摇摇欲坠》赢过《y’s》最好的机会,如果这次还没办法赢过它,那你就把这本书完结了吧?再说,你刚挖来两名助手,也比高航更厉害,绘制的原稿质量也会有比较大的提升。你难道没信心吗?”
 
    陈子蛟惊讶地看向王闻弘,却发现他神情严肃,便知道他态度认真,一时间有些语塞。
 
    确实,现在《摇摇欲坠》的单行本已经被《y’s》超过,如果再不搏一把,《摇摇欲坠》很难再回到巅峰。
 
    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,万一……肯定能赢。
 
    思考再三之后,陈子蛟才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了,那就决一死战吧!”
 
 第71章 情报
 
    沈昕的微博在漫画圈内,快速流传开来,只用了一天时间,圈内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了这条微博。
 
    叶和煦低着头绘制漫画,《狩猎深渊》已经在《周刊ic future》上稳居第四名,而第三名就是苏瀚的《罪罚》。但他对此并不以为意,他的目标在于明年10月的漫画盛典。
 
    陷入创作中的他,依旧和往常一样,带着降噪耳机,蹲坐在转椅上,直到简晓眉拿掉他的耳机,他才错愕的扭过了头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,简晓眉?”叶和煦说道。
 
    “网上传开的那条微博,你知道吗?”简晓眉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微博?”叶和煦不解道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