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彩彩票_趣彩彩票网_趣彩彩票官网

但是与有些人的理解不同所谓的不敢损伤

 要知道在妖族的世界之中,血脉等级的观念依然十分的严重,这和他这个族群本身的生存法则,有很大的关系,并不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就能消失的。
 
    可是当牛魔天兴冲冲的来到这里之时,祭坛已然炸的四分五裂,四周更是一片的狼藉,到处都是污秽之物,空气之中恶臭难闻的气味。
 
    被这气味猛然一熏,牛魔天等人差点当场呕吐出来,心中更是万分的懊恼,”千赶万赶,还是慢了一步。“
 
    犹豫的看着地上的黑洞,脸色一沉毅然强咬着牙跳了进去。身后的护卫心中虽挣扎着,但是眼见小主人跳了进去,也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。
 
    下水道之中一片灰暗,曲折盘旋着通向远方的黑暗之中。
 
    来到一处岔路口,牛魔天心中一阵的无语,“这该往哪里去追啊!”
 
    对着身后的护卫统领问道,”能发现他们的踪迹么?“
 
    护卫统领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们学的如何保护人,不是如何追踪人啊!
 
    牛魔天没脾气的暗骂道,“我看你一定是人族使出的障眼法,来人啊将她给我抓起来。”
 
    “我找死,还是你找死!”
 
    妹喜连头都没回,一股狂暴的妖气肆意而出,围上来的人立刻颤抖的跪在地上。这是一种源自上古的法则之力,一种血脉之力的压制。
 
    除非你能达到圣人之境,不然这种枷锁就一直存在。但是没有纯净的血脉之力,想要达到圣人之境,又谈何容易,整个妖族历史上就没有几个。
 
    不远处的领队感受到这股惊天的妖气,立刻冲了进来,颤巍巍的跪在妹喜面前说道,“都是小的们有眼无珠,还望大妖不要生气。”
 
    妹喜冷冷的说道,“滚”。
 
    一群守卫,快速的退了出去,没一会便跑的一个干干净净。
 
    眼看那群守卫都走了,赶紧将木柜打开,想着将他带到一处隐秘之所,再慢慢的玩耍。
 
    可是她没不知道的是,木流云藏身的木柜之中,五彩的氤氲之光弥漫而出,一头小鹿顶着一朵黑玉之花悄悄然自木流云身体之内化形而出。
 
    正在他刚打开木柜,那头小鹿便飞闪而出,一下子刺入她的脑海之中。圣者之气弥漫而出,将阻挡的妖气震个粉碎。
 
    黑玉之花霎时变大,无数黑色的根须飞速长出,遍布在妹喜的识海之中,仅仅一息之间,妹喜就变成它的一具傀儡。
 
    “这圣者之威果然厉害,不然也不会如此轻松的就占据她的身体。”黑玉花心中思索道,“这具身体还真不错,居然流淌着上古妖族之血,何不一不做二不休的占为己有。”
 
    害人终害己,妹喜恐怕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吧。身体被邪花占领,自己的神魂覆灭也在它一念之间。
 
    黑玉花转念一想,“不行,没有主人的允许,擅自灭杀他人神魂,恐怕会受到他的责备。”
 
    一时间在那里犹豫不觉,望向一旁的五彩神鹿问道,“神鹿大哥啊,你说我敢不敢夺取这具身体啊!”
 
    “你看啊,主人连个暖床的丫头都没有。我看这丫头长的还行,这血脉么也配的上当个丫头,要不我就占有她的躯体算了。”
 
    神鹿就瞥都没瞥它,便又俯卧在那里睡了过去。
 
    黑玉花,将神鹿没有赞成也没有反对,心中暗思,“这丫头在这里截住主人一定没安什么好心,况且又是主人的仇敌,杀了也就杀了。”
 
    心中杀意一动,黑玉花也不再犹豫,黑色根须之上幽光大涨,片刻间就要将妹喜的神魂灭杀干净。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七十章 千里送人头
 
    黑色的根须渐渐的又虚变实,向着妹喜得妖元之丹笼罩而去,将躲在其中的神魂完全灭杀,从而彻底占据这具身体。
 
    就在黑色根须刚接触妖元之丹时,其上一道道隐藏着的妖纹闪现而出,附着在黑色的根须之上逆流而上,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。
 
    “圣,圣者之力“
 
    黑玉华顿时大惊,连忙想要切断根须与自身的联系,可是在哪妖纹的控制之下,全身法力无法动弹分毫。
 
    瞬间那妖族符文已布满全身,似一团妖异的火焰熊熊燃起。
 
    感受到这妖纹之中蕴含的圣者之威,不需片刻自己就会被消散与无形,连忙向五彩神鹿求救,“大哥,救我!”
 
    五彩神鹿一跃而起,落在黑玉花蕾之中,身间氤氲圣气弥漫而出,点点圣光散落在黑玉花之上,将那遍布全身的妖纹逼退了回去。
 
    “圣人禁制!”
 
    黑玉华一阵阵的后怕,没想到这妖女在族中的地位如此之高,居然有本族的圣人在识海之中,铭刻了护身妖纹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有圣级神鹿的崔在,恐怕自己今日难道一劫。算了,还是老老实实的守在主人身边吧。
 
    另一边牛魔天带着护卫,紧追慢赶得总算追上菲灵等人的踪影。
 
    前有法阵阻隔后有追兵靠近,原定的计划看来是无法实行的。四人直接破开下水道,从地下冲了出来,只能先找到木流云再想办法了。
 
    可是突然发现,自己这群人已经陷入对方的包围。奇怪的却是,追袭自己的这一群高级妖族守卫,不但没有向几人进攻,反而阻止其他妖族守卫向自己进攻。
 
    眼前这到手的功劳,其他的妖族巡逻队自是不愿意,似实在激烈的争吵着什么!可是当那高级护卫亮出一块玉牌之后,便默不作声的退向一旁。
 
    一个年轻的妖族被众多护卫簇拥着,在万众瞩目之下一步步的走来出来。
 
    只见他头戴四棱镔铁盔,身着锦子连环甲,脚踏一双紫云登天靴。阵阵妖气冲天而起,道道妖光耀眼明,虎背熊腰似有拔山之力,好一副气吞万里山河之势。
 
    铜陵双目斗转之间,暴射出点点精光,鼻息之间两条气息,好似两道白练喷吐而出。四十五度斜视天空,雄霸之气隐然间弥漫而出。
 
    只听
    向前迈出数布,对着菲灵等人说道,“吾乃牛魔族的三王子牛魔天是也,尔等谁敢与我一战!”
 
    四周的护卫连忙的向后退出数十丈,将战斗的空间给他留出来。
 
    菲灵等人看着他却是一脸的不解,只听到对方一阵阵“叽哩哇啦”的妖语,又是唱又是跳,可是一句都没听懂。
 
    一个个面面相觑的站在那里,不知道对方要搞什么鬼!
 
    菲灵向浦莺茜问道,“你听懂了么?”
 
    浦莺茜摇了摇头,她对妖族语言也不太精通。又转向其他两人,同样的一脸茫然之意。
 
    又见到牛魔天对着四人,轻蔑的轻轻勾动手指,顿时
 
    恍然大悟,“这小子是在挑衅众人啊!”
 
    也不答话,抄起家伙就冲了上去。擒贼先擒王,正好这个傻逼送了上来,还等什么!
 
    牛魔天斜视着半空,一副毫不在意的姿态。突然听到,身后的护卫大喊,“小王子,小心。”
 
    心中猛然一惊,“我草,光顾的装逼了,忘了开启语言通用器了!”
 
    可这是菲灵的妖刀带起的阵风已然横斩而来,吓得牛魔天连忙的弯腰避开。炙热的刀炎之气自脸上擦过,火辣辣的眉毛都被瞬间烧焦。
 
    咔嚓一声,闪的太急了,“哎呀,我的腰~!”
 
    刚避过这一刀,江希影和啸天已经冲到身前,倒影闪动好似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将其笼罩其中。
 
    “我闪,我再闪~!”
 
    牛魔天果然了得,在密集刀影之中左闪右避,居然毫发无伤的全部躲闪开开来。这时,啸天突然子背后扑了过来,铁头钢嘴将他咬了过去,却没想到牛魔天早已留意它的行踪。
 
“尼玛,追我的时候,怎么都甩不掉。让你们找人的时候,却一个个的没那本事。”
 
    如果可以的话,他实在不想再找到那个妖女,只能舔着脸皮又问了过去,连称呼都变了,“妹喜小姐,那个?能不能再给我报一次他们的位置。”
 
    妹喜立刻讽刺的说道,“嗯!?你猪啊,这都能追丢了。”
 
    自己现在有求于她,这姿态就不能不放低一点了,“那个?我已经全速的赶了过来,可是连个身影都没看到。”
 
    妹喜也是见好就收,而
 
    且自己现在也有事,自然没工夫和他在这里斗嘴,“好吧,我在帮你查一下,不过记得可欠我一个人情啊!”
 
    脑海之中光脑与黄丹城的系统连接起来,瞬间便将菲灵等人的位置发送给焦急等待着牛魔天。
 
    此时菲灵等人正在快速向着下一个祭坛冲去,依照他们和木流云的约定,摆脱追踪的守卫之后正好在这里集合。
 
    可是菲灵他们不知道的是,这些守卫像不散的幽魂一般紧追不舍,木流云虽然可以靠加速暂时甩掉他们,可是不知道这些守卫有什么秘法,总能找寻过来。
 
    这下可苦了木流云了,原本必胜的短跑比赛,成了马拉松式的长跑竞赛,现在比的是谁能耗得过谁了。
 
    几乎绕着这黄丹城快跑一圈了,双方又都是全力冲刺的状态,所以对自身力量的耗费也是非常的快。
 
    木流云几乎感到快要虚脱了,速度不得不慢下来许多,而后边那些追踪的守护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 
    双方都是双腿颤巍巍的硬撑着最后一口气,木流云心中暗道,“不行,这附近都是他们的人,不能摆脱他们,最后完蛋的还是自己。”
 
    强自运出一口气,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守卫的面前。
 
    这是他最后的一点神力,并不能带他冲出去太远,只希望得到片刻喘息的机会,也是好的。
 
    后边的守卫看着即将追上的木流云又化作一道雷光消失不见,心中强自撑着的那口气立刻散掉了,一个个的瘫倒在地上,再也不想起来。
 
    “三队,三队!将即将到达你们区域的那个小子拦下来,记住务必要抓活,活的”强撑着说完,身上再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。“小子,等我恢复了力气,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你!”
 
    好到爆,木流云刚好在附近之地神力消耗光,让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其活捉住。
 
    望着地上晕倒的木流云,妹喜一脸坏嘻嘻的笑容,“哎呀呀,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你小子没想到最后居然落到我的手上吧!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外边传来阵阵的喧闹之声,妖族的巡逻卫队来到了这里。
 
    “没想到,这群笨蛋来的还挺快,可不能把这小子交出去,我还玩够呢!”妹喜心中暗想,立刻将其藏在一旁的房屋之中,然后用自身的妖气将其遮盖起来。
 
    他才刚弄完,紧闭的房门便被守卫撞开,大喊的说道,“快来啊,这里有人!”
 
    可是当守卫感受
 
    到对方散发的妖气之时,惊讶的呵斥道,“黄丹城已经全部戒严了,你是什么人?在这里做什么!”
 
    妹喜何曾本人这样的训斥过,立刻娇蛮的说道,“本小姐,想在那里就在那里,要你管啊!”
 
    那守卫也是一惊,没想到眼前这人居然会这样对自己说话,“你找死么!”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