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彩彩票_趣彩彩票网_趣彩彩票官网

虽然还没见到樊海珏但是苏锐可以轻易的判断出

  这答案让苏锐也很是无奈。
 
    这个毒枭简直堪称金三角有史以来最狡猾的家伙了,从来都是名声在外,却不知人长什么样,谨慎到了极点,试想,就算是想要抓住此人,可却完全不知对方长什么样子,怎么行动?怎么抓捕?
 
    苏锐靠在座椅上面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“这才是最困难的地方,昝步青此人极有手腕,虽然他几乎从不露面,但是却把下面的人给控制的死死的,没有任何人敢有异心,而且都越来越崇拜他。”小张说道。
 
    “那么我这次来,也根本别想见到此人了,对吗?”苏锐眯了眯眼睛。
 
    “是的,基本上能见到的也就是渠道的总负责人,除非那种能捅破天的生意,否则昝步青不会露面的。”小张对此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。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渠道上的总负责人,基本上就是相当于公司里的销售总监了,掌管着毒品所有的分销渠道,这权力确实是非常恐怖了。
 
    “此人一定是昝步青的亲信吧?”苏锐又问道。
 
    “是的,很多人传言说此人是昝步青的情妇,我们也都这么认为,虽然没证据。”小张说道。
 
    “这还是个女人?”苏锐皱了皱眉头。
 
    “是啊,而且还是个非常火辣的女人。”说到这里,小张不禁露出了那种“你我都懂”的笑容:“这女人保养的极好,看不出真实年龄,但是绝对是所有男人都喜欢的那种身材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小张又补充了一句:“用妖精来形容可不为过。”
 
    “这样啊?”苏锐眯了眯眼睛:“有这种级数的美女在手下,昝步青肯定会想办法将其吃掉的。”
 
    “对,否则以这女人的姿色,在金三角这混乱的地方,肯定不知道被抢走多少回了。”小张想了想,又说出了心中的真实想法:“这女人真的挺骚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咧嘴笑了起来:“既然这样的话,我就更期待见到她了。”
 
    话还没说完,苏锐就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 
    夜莺伸出手来,在苏锐的肋间拧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我只是说见见,又不是干别的,你掐我干什么?”苏锐没好气的说道:“昝步青的女人,我能随便碰吗?”
 
    “谁知道你怎么想的。”夜莺看着前方,俏脸微红,“泡到这样的女人才更有成就感啊。”
 
    小张嘿嘿一笑:“嫂子这是吃醋了啊?”
 
    “不是嫂子,我和他是搭档。”夜莺没好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搭档也不至于那么逼真吧,你们刚刚可都抱着啃了半天了。”小张这句话让夜莺恨不得钻进地缝里面去。
 
    “排练,那是排练。”夜莺辩解。
 
    苏锐笑了笑,眼前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轮廓:“这么漂亮的美女整天在眼前晃来晃去的,昝步青手底下那些光棍们能忍得了吗?”
 
    到底都是男人,一提到这个话题就兴奋,小张乐道:“我经常在外面忙着卖货,很少回到总部,不过我真的听说,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想要和那女人发生关系。”
 
    “后来呢?”苏锐眯了眯眼睛。
 
    “后来这几个人偷鸡不成蚀把米,全部被砍断了双手,然后扔到深山老林里面自生自灭去了。”小张说道:“据说是老昝亲自动的手。”
 
    “这比直接杀了他们还狠。”苏锐摇了摇头:“没有双手,这些人失去了自理能力,在深山老林里面只能活活饿死。”
 
    “要不怎么说是杀鸡儆猴呢。”小张说道:“从那以后,再也没有人敢对老昝的女人动过心思。”
 
    “那女人叫什么名字?”
 
    “樊海珏,这名字比较难记。”小张说道。
 
    “听起来像是个男人的名字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 
    “可实际上却是个骚的不行的女人。”小张两眼放光,嘿嘿乐道:“你是不知道,樊海珏那胸、那屁股……”
 
    “咳咳……”夜莺望着窗外,使劲咳嗽了两声。
 
    “嘿嘿,男人凑在一起总会聊这个的。”小张干笑了两声,然后讪讪的换了个话题。
 
    小张在这片村落里面有一套房子,这就是负责渠道工作的好处,他比毒枭手下的其他人有更大的自由度,和外界联系也更方便一些。
 
    苏锐跟小张吃了顿饭,把对方所了解的昝步青组织的情况全部记在心里,这才走进了简陋的卧房。
 
    “在这里凑合一夜,咱们明天早晨就要进行真正的战斗了。”苏锐拍了拍坐在床边发呆的夜莺:“明天你就会知道,暗流汹涌其实比刀光剑影更加的危险。”
 
    夜莺忽然转过脸来:“我有一个想法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想法?”苏锐笑了笑:“你不会想掉头回去吧?”
 
    “当然不是,我从来也不可能当逃兵。”夜莺的眼光很亮:“如果说,你把昝步青的情妇给泡上的话,是不是对最终的结果有很大帮助?”
 
    “你的脑子里面装的什么啊?”苏锐伸手点了点夜莺的脑门,然后摇了摇头:“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,正人君子,能干出那种事情来吗?”
 
    “呵呵。”对于苏锐的自吹自擂,夜莺就回了两个字。
 
    苏锐那一本正经的神色顿时垮了下来: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这办法如果真的能实现的话,作用肯定不会小。”
 
    “那你就试试看,反正你泡女人很有一手。”夜莺嘲讽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什么时候泡过女人,都是女人泡我……”苏锐摆了摆手:“我想了想,还是算了吧,毕竟昝步青的女人可不是一般人,能够在那么庞大的势力之中拥有绝对话语权,绝对不是一个空有容貌的花瓶所能办到的。”
 
    这几乎是肯定的,虽然还没见到樊海珏,但是苏锐可以轻易的判断出来,这个女人恐怕既狡猾又强势,至于她背后的男人昝步青,定然更加恐怖。
 
    能够混到这个份上的,没有一个是善茬。
 
    苏锐虽然喜欢雁过拔毛,但从实际意义上面来讲,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利己主义者。
 
    就像这次的行动,就算是昝步青和死亡神殿没有任何的关系,苏锐也一样会亲自深入虎穴,不为别的,只为他的行动可以让很多人的生命安全得以保证。
 
    这是一个连讲奉献都会被嘲讽的年代,但是苏锐却用他的行动践行了这一点。
 
   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他是个小人。
 
    可在绝大多数人眼中,他是个伟大的家伙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