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彩彩票_趣彩彩票网_趣彩彩票官网

重金培养的家伙能够活的久一点苏锐不落到了他

 能够抵抗住这么多子弹的攻击还不死,这防御能力绝对是逆天的!
 
    雁过拔毛,掘地三尺,这可都是苏锐一贯的作风!
 
    也幸亏宋亿利是晕过去了,否则他看到苏锐如此粗暴的扒下自己的衣服,还不得直接气的吐血?
 
    军师摇了摇头,他的心底有着一种很危险的感觉。
 
    这种感觉是死亡神殿所带来的。
 
    在军师的眼睛里面,太阳神殿平日里很少会去主动招惹敌人,但是却不断的成为风暴的中心点,要说这一切没有人在幕后刻意的操控着,傻子也不会相信的。
 
    现在看来,这个死亡神殿真是越来越神秘了。
 
    本以为对方的脸上有着一层面纱,可是一旦揭开了这层面纱,发现下面还有好几层!
 
    军师在想这件事情的时候,并没有想到,他脸上的面具也是这般,一层又一层,让很多人想要揭开,却又完全不得见!
 
    苏锐三下五除二就把宋亿利的衣服给脱掉了,然后猛然一甩:“快点收起来,这可是宝贝!”
 
    可是,他这一下,却把衣服甩向了凯斯帝林。
 
    后者距离太近,几乎没反应过来,就被这衣服给罩了个满头满脸!
 
    如果不是想着要保持形象,此时的凯斯帝林肯定就爆粗口了!
 
    他可是有着轻微洁癖的,就连自己的衣服都绝对不会连续穿两天,更何况,苏锐往他头上扔过来的,是一件从满身是血的男人身上扒下来的衣服!
 
    且不说同性的衣服对于凯斯帝林来说有多恶心,关键这衣服上面,还有着浓重的硝烟味和血腥味!
 
    凯斯帝林抓狂的不行,可是军师却把那衣服一把抓过来,同时说道:“你要是嫌弃的话,不如就给我好了。”
 
    说着,军师把衣服叠了几下,然后远远的抛给了人猿泰山!
 
    凯斯帝林被军师这一连串的动作给弄的一愣,然后没好气的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其实,他对这件衣服也是极有兴趣的,上面所蕴含的高科技简直堪称逆天,如果带回去研究的话,说不定能够有重大发现,而且,黄金家族的科研能力和财力是能够保证这种研究进行到底的。
 
    可是现在,军师把衣服给抢走了,也让凯斯帝林失去了主动权。
 
    “你没有必要这样防着我。”凯斯帝林不高兴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并不是在防着你,而是关心你。”军师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看到你这么不喜欢这件衣服,我就把它扔的远远的了。”
 
    凯斯帝林看到军师睁眼说瞎话的样子,差点没被气个半死。
 
    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这句话真是一点没错。”凯斯帝林说道。
 
    军师没理他,而是往四周看了看,随后眯了眯眼睛,对通讯器说道:“收网。”
 
 第2056章 高难度营救!
 
    收网!
 
    听到军师说出这两个字来,凯斯帝林诧异的看了看他。
 
    因为这将近半小时以来,凯斯帝林并没有觉察到有任何“网”的存在。
 
    没有网,如何收?
 
    虽然军师是他的儿时好友,但是时隔那么多年,凯斯帝林根本就看不透,军师现在的真正用意到底是什么。
 
    这个超级大脑,此刻又要发挥出怎样的作用了?
 
    苏锐眯了眯眼睛,他同样往周围看了看,夜风徐徐,似乎一切平静,甚至连零星的枪声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不管宋亿利能不能活下来,苏锐都一定是要把他给带回去的,所以他和军师必须要提防敌人的援兵。
 
    现在看来,周围应该没有人支援,否则不会到现在还那么安静的。
 
    苏锐看了看宋亿利,摇了摇头,他现在只希望这个被死亡神殿重金培养的家伙能够活的久一点,苏锐不怕此人不开口,只要落到了他的手中,那么苏锐就不相信撬不开这货的嘴巴。
 
    不过,双方显然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状态了,这种深刻入骨的仇恨再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开,必须以一方的死亡为终结。
 
    此时,歌思琳和夜莺已经出现在了长老院门前,她们的出现说明下面的零散敌人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。
 
    歌思琳高贵精致,夜莺则是漂亮之中带着一股子酷酷的劲头儿,两个姑娘站在那里,真是各有千秋。
 
    那两个白袍人也站在歌思琳的身后,由于袍帽特别的宽大,苏锐仍旧看不清他们的脸。
 
    “把这个家伙带回去,小心谨慎一些。”苏锐抓着宋亿利,随手一扔。
 
    紧接着,这宋亿利便飞出了十几米远,落在了双子星的手中。
 
    “把人给我看好了,你们丢了,他都不能丢。”苏锐眯着眼睛说道。
 
    “大哥,你这未免太伤我们的感情了。”邵梓航看起来一副委屈样子,不过他还是细心的把宋亿利的手脚全部捆绑好,以对方现在的伤势,根本不可能挣脱的开。
 
    看起来一切如常。
 
    “难得见上一面,握个手吧?”苏锐对凯斯帝林主动的伸出了手。
 
    后者从鼻孔中发出了哼声,然后把目光从苏锐的脸上给挪开了。
 
    这让苏锐很无语,来都来了,还傲娇个什么劲儿?
 
    “话说,你们这次来到华夏,是为了什么?”苏锐收回了手,问道。
 
    凯斯帝林瞥了苏锐一眼:“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 
   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:“为什么不能告诉我?”
 
    “和你无关。”凯斯帝林干脆转过了身子,走到长老院的边缘上,眺望着整个翠松山的夜景。
 
    歌思琳对苏锐笑了笑,示意他不要生气,同时指了指凯斯帝林,然后皱了皱鼻子。
 
    很显然,她这是在向苏锐表达对自己哥哥的不满。
 
    只不过,歌思琳并不知道,她这个动作做出来,可爱指数简直要突破天际了。
 
    苏锐没有再管凯斯帝林,而是对那两个白袍人说道:“辛苦你们了。”
 
    那两人闻言,皆是双手合十,放于胸前,默默的一躬身子,并没有答话。
 
    苏锐的眼睛里面涌现出了一抹深意。
 
    “下山。”他简单的说道。
 
    凯斯帝林和军师走在最前面,双子星抬着五花大绑的宋亿利走在中间,歌思琳和两个白袍人紧随其后,而夜莺和苏锐则是走在最后面。
 
    从后山到主峰,有一段路还是比较险要的,虽然有石阶,但是也是相当的陡峭,白天看过去都会觉得眼晕,更别提现在了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