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彩彩票_趣彩彩票网_趣彩彩票官网

一听就是能风靡当代传颂千古的奇书啊

 虽然心中也明白这仅是一场人族的试炼,自己并不是真的死掉。可是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之下,自己如果再挂了的话,传出去就成一个笑话了。只能无奈的答道,“好吧。”
 
    木流云一直在暗中悄然的观察着,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,是因为他隐隐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,一直都再刻意的隐藏窥伺着。
 
    他必须想到一个万全的办法才行,贸然的行动不但救不出来暗影,恐怕自己也的搭进去。心中一时间也是万分的焦急,“该怎么办呢!如果菲灵和浦莺茜在这里就好了,他们一定有办法。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场中的情势突然发生变化!
 
    “暗刃杀”
 
    四道身影瞬间合为一体,无数的黑色剑气飞现而出,变作一股黑色的剑刃风暴向着前方直刺而出。
 
    将那个方向的妖族守卫瞬间斩杀个干净,片片血雨飞洒,无数的断肢残腿落下。
 
    暗影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,乌光再闪化破虚空之力涌动而出,将阻挡的光壁斩开一个缺口。身体快若流影飞闪而逝。
 
    木流云和七八个妖族的大能都一时楞在了那里,她刚才爆发出来的气息,已然突破的四级战将达到五级大能之境。
 
    此刻众人已经明白,“原来,原来她一直在隐藏着实力,在众人松懈的时候突然杀出。”
 
    只是已然明白也晚了,一切都再电光火花之间,实在太快了,妖族大能根本没有阻拦的时间。
 
    破开防护的暗影,心中顿时一阵的轻松,自己隐忍这么久,总算成功逃离了出来。
 
    不过这之前,还要先做一件事情,身影闪烁之间已来到油灯之前,乌光斩出就要将那油灯破碎。
 
    可是这时,一道隐藏已久的身影却自暗中冲去,后发先制的拦在在油灯之前。澎湃的王者之气肆意而出,一掌击出于将那乌光震碎,接着又一掌击出将暗影逼退了回去。
 
    “你说你走了就算了,为什么又要毁坏这宝贝,你难道不知道,这自上古传下来的东西,已经越来越少了么。”那妖族王者责备的说道。
 
    接着变戏法似的又拿出了一盏,嬉笑的说道,”再说了,即便打破这盏,难道就没有其他的么!“
 
    ”果然出现了!“这正是木流云一直恐惧的所在,不是木流云自身的探查之力多么惊人,而是五彩小鹿的圣者之力发觉的。
 
    望着那出现的王者之影,暗影心中冰凉一片,自己势力就算再逆天,在一个大成王者手中又如何能逃出来呢!
 
    更何况这虚空已被定住,没有穿梭虚空的能力,自己最顶级的战力恐怕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,心中一时绝望无比。
 
    可是那冰冷坚韧的眼神却始终未变过,冷冷的盯着那王者之影说道,“要战便战~!”
 
    “虽然很想和你切磋一下,但是我和你打,有点太欺负你了,还是算了。等你等级高了以后再说吧。”那妖族王者清淡的说道,好似一个不羁的青年,只是脸被遮掩着,令人无法看清年岁大小。
 
    悠然瞥了几眼妖族大能躲藏的地方,“不过么,那几位哥哥,还要躲藏着么!”
 
    一位妖族大能解释的说到,“王上赎罪,我等隐藏在这里只是怕她逃跑。”
 
    “那么挡住了么!”
 
    “没有"
 
    妖族王者没好气的说道,"那还挡了毛,还不快上。“
 
    那大能不知道王者是什么意思,试探的问道,“我们一切上么?”
 
    “当然,就你们那点实力,一个个上去找死么!如果不是为了这宝贝,我才懒得在这里看你们丢人呢。”
 
    在妖族王者的命令之下,七位妖族大能自是不好再隐藏,斥退了周围的妖族战士,一起将暗影围在中间。
 
    “人只有在绝对的困境之中,才能激发出最恐
 
    怖的潜力来。也只有在陷入危机之时,才能发觉自身的弱点在哪里。”望着被围困在中央的暗影,妖族王者悠悠的说到,“这才有意思么!也不枉将你来此试炼所受的一凡苦罪~!”
 
    原来的最强之术,却成了限制自己的弱点。没有遁入虚空的能力,又如何挡住七位妖族的大能联合攻击。
 
    转眼间,七位妖族大能已与暗影战在一起。旺盛的血气爆发而出,化作血柱冲天而起,本就强悍的身体包裹在妖气之中,徒手与暗影的乌金匕首对抗。
 
    正面对抗本就是暗影的弱点,此刻又在七位妖族大能的包围之中,可以说处于万分危险之境,稍有不慎便身陨而亡。
 
    到此危境之地,暗影反而将心中的枷锁放开。反正左右都是一死,倒不如全力的战上一场。
 
    两只匕首一只手正握做劈刺之状,一只手反握做砍挡之形,游走在七位大能之间,似是四道身影同时攻向四面八方,一时间犹如传说中的上古八臂神魔一般。
 
    道道乌光飞起在虚空之中荡起层层,与那赤手空拳的妖族大能撞击在一起。乌光与妖气湮灭于虚无之中,无声的撞击更加惊心动魄。
 
    无尽妖风涌动在五爪之间,道道血煞之气似风刃一般闪现而出,这一爪的威力与那妖玉之球不分上下。
 
    只见暗影后背之上的黑甲被划出五道爪痕,妖气如刀破入体内疯狂的绞杀着,似断线风筝一般飘飞的身体,顿时如同血袭一般。
 
    “不能再等了!”
 
    眼见暗影已然撑不下去,木流云全身的雷芒内敛体内,全身气息消散不见,变作一道悄无声息的流影。
 
    突然出现在妖族王者的身后,五彩神轮浮现而出,浑身雷芒瞬间暴起随着双锏猛然劈出。
 
    此时妖族的王者,正在全神贯注的看着场内几人的争斗,那料到身后突然显出一个人影来,连忙运起妖元之力挡在金锏之前。
 
    “砰”的一声,妖族王者好似一发炮弹砸落在大地之上,巨坑之中烟尘四起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