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彩彩票_趣彩彩票网_趣彩彩票官网

李鱼对吉祥的袒护已经让她对这少年的心思有所

 
    “你”妹喜也想反驳来着,可是现在认为刀俎我为鱼肉,不得不服软啊!
 
    “我叫妹喜,偷袭你并没有什么恶意,只是觉的好玩才这样做的。不然在巡逻卫队进来之时,我就怕你交出去了。”
 
    她说的这些却是真的,他偷袭木流云也仅是为了好玩而已。想拿着他炫耀一下,也并没有什么恶意。
 
    而关于她从巡逻队手中救下木流云的经过,从神鹿的记忆之中也看到了,到也不是假的。
 
    可是如果说仅仅是为了好玩,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。这里是什么地方,妖族的大本营黄丹城的中心位置,能在这里出现的妖族哪有省油的灯,而且那些妖族的巡逻守卫对她毕恭毕敬的,这少女的身份一定不简单。
 
    冷幽幽的问道,“你的身份好像不简单啊~!”
 
    妹喜本想找其他的借口,可是刚才的疼痛令她心中恐惧,只得避重就轻的说道,“我自身具有上
 
    古纯正的妖族血脉,而且父亲在这黄丹成之中又身居高位,他们自然会惧怕我~!”
 
    木流云看了看黑玉邪花没有反应,心中暗想,“这妖族少女应该是真的。”
 
    望着眼前的少女,木流云心中一时犯难,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。
 
    一刀杀了,看着她这模样,自己还真做不出来。放了,除非自己脑子进水了。押着吧,带着她去哪里都不方便啊!
 
    似是看出来,木流云心中犹豫之意,“我父母很重视我的,要不你拿我去换点东西吧,一定能卖个大价钱。”
 
    第一次听说,要求卖自己的!
 
    正在这时,木流云突然暴起,将妹喜拉入怀中。
 
    “啊~!”妹喜也想一声大吼尖叫,心中的立刻害怕起来,这人族的少年不是要对自己做什么吧。虽然她平时看起来妖媚轻佻,那是因为这是这一族的本源功法。
 
    她厉害的不是战斗而是魅惑的幻术,所以平时不自然的就流露出来。
 
    此刻却被一个少年搂在怀中,心中顿时紧张的跳动起来,一脸惊慌的表情,可是偷眼望去之时,那少年却是一脸严肃之色,毫无轻浮淫邪之意。
 
    就在木流云拉着她退开的一瞬间,一道冰冷刺骨的杀气突然窜出,寒光闪动之间一缕秀发斩落而下。
 
    一招未中一招再起,虚空之中一点寒星刺胸而来。身似流光一退再退,可是那寒星却一直追随而来。
 
    金光乍起将寒星震碎,那道杀气才随之消散无踪,而这一连串的杀招之中,居然没见丝毫的人影。
 
    妹喜被吓的心惊胆颤,紧紧搂着木流云再也不敢放开,那突袭的杀招,对自己绝对可以一击必杀,要知道她匆匆出来可没带保命的护身符。
 
    不远处虚空扰动,一道黑影浮现而出,一名紧身黑甲的少女惊讶的盯着木流云。其一,她惊讶这少年为什么会救这妖族的少女,其二,她更加惊讶这少年居然在自己的偷袭下还能救下这妖族的少女。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七十二章 暗影之困
 
    木流云与眼前的黑甲少女对峙着,无形的斗气似一团烈焰,分别在二人各自身间熊熊的燃起。化作有质的风,在二人眼前汹涌的碰撞着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那少女率先收回了斗气,冷冰冰的说道,“神甲学院,暗影。”
 
    那冰冷的压迫感消失以后,木流云也将斗气扯了回来,“神甲学院,木流云。”
 
    暗影问道,“你为什么要救下这妖族的少女。”
 
    木流云也不知道,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救下这妖女,可能是本身下意识的反应吧。直接说道,”我不知道,可能不想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吧!“
 
    暗影仍是那副冰冷的神情,“她是敌人,必须被杀戮,你不懂么!”
 
    想着要杀死怀中的妖女,木流云心中阵阵犹豫不忍。可是暗影说的没错啊,这少女毕竟是敌人,只能说道,”她已经被制服了,杀了她我做不到。“
 
    冰冷的杀气席卷而来,将地上的尘埃吹的飞起,只令人感到透骨森寒,“懦夫,我来!”
 
    妹喜切切实实的感受到这必杀之意,她仓促出来可没佩戴法阵护符,这死就是代表着真的完蛋,身体这一刻紧紧的抱在木流云怀中,不自主的颤抖着。
 
    “不行~!”木流云斩钉截铁的说道。金色的斗气再次燃起,将那冰冷的杀意挡在体外,“她毕竟救了我一命,我不能让你杀了她。”
 
    “哼~!妇人之仁,如果不是条例不允许,我真想连你也做掉。”
 
    一声冷哼,暗影的身影再次消失咋虚空之中,不知去向了何方。
 
    这时,妹喜才敢从木流云的怀中出来,脸色微红,一脸的崇敬感激之意,“谢谢你,救了我!”
 
    木流云却呆望着暗影消失的方向,不知道心中再想着什么,又看了看妹喜,一声叹息的说道,”不管你救我怀有什么样的目的,一命还一命,从此以后你我两不相欠。“
 
    “黑玉邪花,回来~!”
 
    “主人,真的要放弃这具身体没!”对于媚喜这具流淌着上古妖神之血的身体,它自是非常的迷恋,一直想要居为己有。别的不说,单是这血肉神魂就足可以令自己蹦碎的身体重聚而出。
 
    木流云没有回答他,而是直接朝着外面走去。
 
    “哎,主人等等我。”黑玉花虽然实在舍不得,但眼见木流云离去,连忙的追了上去又隐藏于他的身体之中。
 
    妹喜呆望着木流云离去的背影,门口的光有些刺眼,灰色的影子有些朦胧。一刹那,心中似是被这画面所触动,猛的莫名一颤,深映入脑海之中。
 
    出门之后的木流云,立刻向和菲灵等人约定好的地方潜行而去。没有后边那群跟屁虫追踪,潜行起来也轻松了许多。
 
    可是到了指定的地点,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踪影,“难道她们已经完成任务,提前撤离了么?可是怎么连一个约定的暗号都没有留下。”
 
    心中转念一想,不对,他们一定遇上麻烦了。沿着以前约定的路线,反向的追查了下去,总算在倒塌毁坏的一截下水道之中,发现菲灵等人仓促留下的标记。
 
    或许时间确实仓促,“只是告知他们遇到危险,如果能够逃脱,就会往城东而去。”
 
    “希望他们能顺利的逃出来吧!”木流云在心中暗自祈祷,就要向着城东寻找而去,可是不远处却传来阵阵的战斗之声。
 
    木流云接着黑暗隐藏着身影,曾经早已遗忘的暗杀身法纷纷映现而出,快速的在各个角落之中穿梭着,悄无声息的来到战斗之地的附近,隐藏在黑暗之中小心的观察着。
 
    一盏古老的油灯散发着妖异的光辉,漂浮在半空之中,组成以一个奇异的图形。
 
    诡异妙,只见她每次想要隐入虚空之中时,那一盏油灯之上妖异的灯光,便会瞬间大涨,将其从虚空之中拖了出来。
 
    而处于包围之中的暗影,头上已冷汗连连。她没有料到妖族居然有如此霸道的宝物,居然可以定住范围之内的虚空,令自己无法隐藏遁入其中。
 
    一向冷静的暗影不免此刻有些焦急起来,“要怎么才能从这包围之中突围出来。”
 
    两把黑色的匕首划出条条乌光,在妖族守卫的包围之中左冲右突,带起道道血光飞溅四起,一个个阻拦的妖族守卫栽倒在地。
 
    正在她想要趁机冲出之时,一盏油灯立刻光华大涨,化作一股无形的光壁将其挡了回来。
 
    一盏油灯的光华之中,一位盘坐着的苍老小人显形而出,对着暗影戏谑的说道,“小女娃,别浪费力气了,你是绝对逃出不出我这油灯所设的禁制的,还不如乖乖投降来做我的灯油
 
    。“
 
    暗影自是不答话,手中的乌黑匕首,变成一道黑光飞闪而去,向着那油灯刺了过去,却被守在其旁的一个妖族战士挡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暗影分身”
 
    匕首盗飞而回暗影手中,身形陡然间变幻,又化出三道身影来。这身影居然是真实存在的,分别杀向四方。
 
    只见这四道身影,时而分开犹如四人,时而合在一起似有八臂,将攻来的守卫杀倒了一片又一片,堆积在一起像座小山一般。
 
    几位妖族的大能,暗自围捕在四方之角,悄然观察着,“这人族少女的天赋暗杀之术,果然恐怖无比,如果没有这专门针对她的法宝油灯,以他们大能的能力也未必能将其困住。”
 
    回想着这少女神出鬼没的身影,几位大能都不禁心生惧意。听说死在她偷袭之下的妖族大能,已不下二十位了。
 
    眼看着一队队的妖族守卫倒在血泊之中,一位大能询问道,“我们要上去擒住她么?”
 
    另一位大能则立刻制止的说道,“不要,她最强的杀招之术还没使用出来,恐怕一直等待着就是我们。想要临死之前,再拉我们几人做个垫背的。”
 
    那位大能想想也是,单是最后时刻的自爆之术他们就受不了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